四夜千

我的圖片都是無授權,所以有侵權請跟我說,我立刻下架

Fate(上)

想打一個間桐櫻的降谷零

但是本人沒看过Fate所以有錯誤勿噴人

單純只看过解説

所以只會打自己知道的故事

是以零的視角寫的,會有嚴重的ooc因為要把零寫得內向一點

私設景光為零的哥哥,松田为男主,琴酒為愼二,那位先生是間桐族長…大概先將!





那麼-

故事開始

------------------------------------------



在零出生時就有很高的魔術天份,









但是…他是“次子”










並不是長子








所以他的父親把他讓給了間桐家










但………這卻是一切的開端












------------------------------------------


如果我不曾見过正常的世界………………我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那時的我才五歲,我被爸爸帶來了間桐家,

原以為他們會跟景哥一樣


很溫柔


對我很好


一切都會一樣



但是當時迎接我的卻是

面善心惡的爺爺,成群的蟲子,

一隻一隻的专進我的身体,好痛,好痛,好痛

痛的我大叫,痛的我想想哭,但是也沒人來救我

好痛啊,景哥


到了第三天,

我已經叫不出來了

身体…好不舒服

好想死


我累了



今天有一個自稱是我的哥哥的人來看我,

他…

好像不怎麼把我當回事

這樣也好

他好像把我當他的所有物一樣呢

算了

怎樣都無所謂了













爺爺今天下了指示

叫我去一個叫松田阵平的人家照顧他

為什麼呢?

算了,反正是指示,就聽吧


阿這個叫松田的有點討人厭啊

就是個自我为中心的人,好麻煩啊

但是...........他跟另一個叫萩原的對我很好

就像景哥一樣

萩交了我很多生活技巧,這樣的生活真好

真想一直下去啊






如果沒出現就好了


为什麼


为什麼他的手上會有.............




算了我一點也不想与他为敵

把美杜沙給哥哥好了,

哥哥一直很想要有從者吧


今天他突然发怒,問我說为什麼給他一個废物,還扇了我一巴掌,我只能一直說著对不起,对不起

他把我拉進他房間


開始扒///////////////我的////////////衣服

在//////////////我///////////身上////////////////啃咬///////////////////好痛啊

明天又要去找松田他們了,

希望不會被发現








今天去他家時被发現了昨天哥哥扇我的巴掌痕了,

他看起來有一點生氣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有點对不起他的感覺

他把我留在了他家

說这樣可以更好的保護我







但是過得有點久了

身体快要撐不住了…





如果結局相反

偏松降 

警校組存活?

有的cp:赤安、松降

以上可接受的話往下

酒廠覆滅


-------------正文開始-------------

做為紅方最後一個noc的波本,在最終決戰中佔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像是傳遞各種重要訊息。


由於這次的組織殲滅行動過大,連伊達、萩原、景光甚至是松田也過來幫忙,雖然嘴上說著自己不願意,但是其他三人都很清楚他是在擔心降谷。


在赤井的掩護之下降谷得償所願的淺入到烏丸蓮的所在地,在降谷準備殺掉烏丸蓮時,卻發現他已經自殺了,但後面緊跟著的伏特加已經追上來,這時一道槍聲響起,是赤井救了他。



這場大戰就以紅方獲勝..........但真的是這樣嗎?



-------三十分鐘前---------


在降谷出來後警校組也一同走過去的準備問他有沒有受傷,萩原甚至還調戲他說你可是我們當中最容易受傷的,可要好好休息一陣子了吖!


風見此時也走過來跟降谷報告琴酒已被押送、朗姆也因為在戰鬥途中重傷死亡,原本這因該是個大好消息。


從後面走來準備被押送的琴酒突然拿出一把槍把身旁的兩位警官殺死,在把槍口對準降谷並對他說:

「再見了波本,不.......應該叫你公安的走狗 降 谷 零!


同時一枚子彈射出,正中降谷的心臟,同時大批鮮血從降谷身上湧出,松田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愛人在自己面前倒下,一瞬間盡然失了神,要不是萩原他們在後面叫著降谷不然松田他可能會以為這一切都是夢。


原本組織覆滅應該是一件該高興的事,但在場的大家沒有一個想慶祝的,因為再過三天就是要下葬降谷的日子了,其中最傷心的就是松田跟赤井,畢盡都喜歡降谷.


END-----

作者廢話:

我斷的位置好奇怪啊!!!

我認真覺得我不會寫文

也請各位 指點一下啦!

松降 一次小小的意外

cp:松降/all降

因為文筆不好,所以人物嚴重ooc

私設警校組假死、酒廠被滅、松降交往中

是甜文 是甜文

以上可接受請下滑





在酒廠攻堅行動中,降谷是第一個跑進去與烏丸蓮對峙的,因此身受重傷,現在正在ICU搶救,對此松田感到很後悔,當初如果有跟著那個金髮混蛋一起進去就好了。


在一番搶救後,降谷已經轉到普通病房,在醫生說可以進去後,松田立馬衝進去要看降谷怎樣了,醫生卻攔住他跟他說病人現在何時醒來都不意外了。


在一個禮拜後的某次松田又來看降谷時,降谷終於醒了,松田看到後立馬按了護士鈴,並且罵降谷說 金髮大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啊,明明知道很危險為什麼還一定要第一個衝進去啊,好好珍惜生命行嗎?,在松田罵完後因為知道自己有錯,所以不敢說什麼,當沈默慢慢延開時,醫生剛剛好(對就是這麼剛好)的走進來要幫降谷檢查,檢查完後,醫生跟松田說病人等等就可以辦出院手續了,請等等到櫃台辦手續。


在降谷跟松田回家的路上(是松田開車)降谷小小聲的說了句對不起......害你擔心了,松田聽到後微微一笑,跟降谷說金髮混蛋知道了後就不要再犯了,像個小孩子一樣。


眾所週知,我們降谷零是誰?是那個打工小王子(十項全能的公安姬)在出院後隔天立馬就到公安廳報到,並且還一連熬夜好幾天,每天都快三四點才會回家,某次降谷去上班後,松田立馬就打電話約了除降谷外,所有的警校組,並且說了上述消息,大家聽到後都同意松田直接去公安廳把人抓回來,就在松田準備要這麼做時,他的上司打電話給他說有緊急任務,需要他去支援,因此今天的松田打消了這個念頭,準備要明天再執行.........

晚上三點多回家看到客廳難得的沒有看到松田,想到說今天有聽到同事討論好像有炸彈?在降谷煮完宵夜準備要吃時,突然感到胃一陣抽痛,他立刻就知道他久違的胃痛了,就在他差億點點就要拿到胃藥時他就昏過去了。 

隔天早上起來時降谷以為他會躺在地板或餐桌,結果是在...床上?看到床頭櫃上的一杯水和胃藥,這時房間門打開了,看到是松田進來的降谷,腦中的警鈴聲立馬響起,尤其是在看到松田那黑的快變墨水的臉後心中大喊不妙,松田在此時開口降谷因此的抖了一下,松田說到:降 谷 零!你又把你老毛病熬夜熬到發作了,你知不知道休息這件事啊,每天就只工作工作健康還要不要!降谷聽到後就知到這次的松田比上次還生氣,你問我為什麼,貧我對他的暸解這次生氣是加著上次跟這次的,松田還補了幾句,我已經幫你請今天跟明天的假了你今天晚上死 定 了!




人物很ooc我知道

如果有想看車的話,下面留言,我會試試

本人文筆極爛我知道,下面拜託不要罵太兇

最後謝謝觀看本文



喔喔喔我又來了

不覺得零就是總受嗎!!?

捏臉那裡真的香